衢州律师 > 法律知识 > 衢州刑事律师讲述 民间借贷纠纷咋变成了刑事诈骗案件

衢州刑事律师讲述 民间借贷纠纷咋变成了刑事诈骗案件

 2015年2月18日,大年三十。陈从深圳回祠堂祭祖,被大哥的债主贤看见。后来,陈某贤通知了他大哥的债主陈某等人,集合社会力量向他追讨,因为部分借款打到了他的账户名卡上。

  因为借款人是他大哥陈,自然不会同意,所以双方发生了争执。当天,陈报警,双方被带到潮南区陈店镇派出所。派出所民警了解案情后,认为双方是经济纠纷,建议向人民法院起诉。接下来将由衢州刑事律师为您介绍相关方面的知识,希望能够帮助大家解决相应的问题。赶紧随着衢州刑事律师的视角一起来看看吧!

(L0[_PK4Z%5RVKLS@](SKLU_副本

  但县、市等人不愿意强迫陈写条子“自愿”留在派出所,陈店镇派出所腾出一间房子让他们“照看”。

  2015年2月24日,陈被刑事拘留,同年4月2日被逮捕。2016年7月29日,陈因涉嫌诈骗罪被潮南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。陈不服,向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。2016年12月30日,汕头中院维持原判。后来,陈向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,均被驳回。

  陈的父亲陈松荣一直认为:“这是典型的枉法裁判,这是典型的冤假错案。”

  无法令人信服的定罪理由

  本案定罪的理由是:当事人的陈述,证人林和潮南区陈店镇湖西社区居委会的证言,证人马某雄的证言。

  据陈的父亲陈松荣说,“本案当事人的陈述前后不一致,相互矛盾,自相矛盾。”

  根据陈松荣提供的信息,受害人市第一次回答公安问题“陈何时参与该项目”。他在2015年2月19日这样表述:“我和陈钦雄以及他的两家公司讨论项目的时候,陈秦为在场,但他什么也没说。”然而,2015年10月8日,它变成了“...我们五个人和陈钦雄、陈商量了很多次,决定投资房地产。陈钦雄和陈兄弟多次表示,他们已经…签订了陈店镇湖西村的旧房改造项目,村干部同意由他们开发…同时,陈钦雄和陈兄弟也告诉我们,该项目是他们兄弟俩操作的…”两人前后对比,从之前的“什么都没说”到后来的“说了很多次”和“是兄弟俩操作的…”

  另一名受害者蔡的陈述,更是让人大跌眼镜。在回答“他的妻子和兄弟也主要投资于他”(2015年2月19日)时,他说:“陈和陈钦雄欠我300万元整。”但在2015年10月8日称“共投入800万元……另外500万元是我老婆和蔡叔叔的钱……”当公安人员问及洽谈项目的具体时间时,他说“2014年10月中旬陈钦雄来找我谈旧房改造项目”,但在2015年10月8日,他说“2014年8月中旬的某一天。”时间跨度两个月,真的不可思议。

  另一名受害者仙于2015年2月23日称:“2014年6月初,陈钦雄给我打电话,说他在陈店镇湖西村有一个旧房改造项目,总投资2亿元,问我有没有兴趣参与……”但此时,他并没有提到他的投资是合伙的。然而,2015年10月8日,在公安上面前后矛盾的话比比皆是。

  陈松荣说,“这个案子其实是借款纠纷,不是刑事诈骗案,只是在各方的圈套下才变成了刑事诈骗案。”

  纠纷或刑事诈骗案件?

  据了解,陈松荣的长子陈钦雄一直在开一家投资担保公司,从事资金借贷业务。各方也是在深圳开投资担保公司的合伙人,从事资金拆借业务。

  2014年6、7月间的一天,陈钦雄去潮南区陈店镇湖西村居民林某良家坐了坐。聊天中,他听林某亮说湖西村委会正在找开发商参与开发旧房改造项目。陈钦雄听说此事后,与居委会取得联系,商量开发旧房改造项目。大约9月份,陈钦雄寄来了项目建设的设计图纸,由于居委会主任林说“村民要求一平方米补偿四平方米”,联系中断。

  居委会给公安机关出具的证言是:“我是陈店镇魏晨村的陈钦雄。他在得到湖西村旧房改造项目的信息后,于2014年7月到湖西居委会商谈旧房改造项目。经过协商,陈钦雄于2014年9月将规划方案送来,因为条件不成熟。期间没有合同、协议等手续,居委会干部也没有口头承诺。陈钦雄后来没来居委会协商。”

  居委会主任林在公安询问笔录中所作的证言是:“2014年7、8月间的一天,陈钦雄……经我村村民林某良介绍到我居委会,带了一家建筑设计公司的工作人员。后来我和陈钦雄聊了聊,表达了参与旧城改造的意向。……2014年9月,陈钦雄给了我旧房改造的规划图纸。得知改制的消息后,另外两家开发商也表示有参与的意向,于是告诉他,先把规划图纸放到居委会...之后(大概是2014年10月,具体时间记不清了)陈钦雄给我打电话,问我和新东里小区的业主谈的怎么样了。我跟他说业主要求一平米付四平米,陈钦雄跟我说一平米付四平米不划算。之后陈钦雄就没联系我了。到目前为止,我所在的居委会还没有决定采用哪家开发商开始建设……”

  定罪的理由是陈钦雄和陈编造旧城改造项目,或许是利用旧城改造项目骗取投资款。陈松荣说:“居委会的证明和居委会主任林的证言,恰恰证明了其长子陈钦雄所谈工程的真实性。没有虚构的项目,诈骗犯罪怎么来?”

  本案的蹊跷之处在于,根据潮南区湖西社区居委会和居委会主任林的证词,陈钦雄是在7月份就该项目进行谈判的。但法院查明,陈钦雄、陈涉嫌诈骗的第一笔赃款于同年6月10日由林某转入陈账户。据陈松荣介绍,认定诈骗的时间明显早于项目洽谈的时间,300万元的款项于次日以2分的利息返还给300.1800元。其次,证人马某雄自称与陈是朋友,曾在深圳与陈见过两次面,但没有联系。他自称见过陈两次,但不记得具体日期。

  本案中,法院认定诈骗金额共计2020万元。其中,查明骗取市、琦琦、柯某峰、王某光、王某良、荣合作资金共计750万元。但根据陈松荣提供的资料,除了这750万元外,根据潮南区公安分局刑侦二中队调取的陈钦雄、陈、朱某山的银行对账单显示,2014年6月至同年12月,齐与陈钦雄、陈、朱某山之间有65笔交易。其中,从市和齐账户向陈钦雄、陈、朱某山账户汇款5447.3333元,从陈钦雄、陈、朱某山账户向市和齐账户汇款2945.8490元,差额2501.4843元。

  其次,法院查明,蔡与蔡的合作资金为800万元,但根据陈松荣提供的资料,除了这800万元,2014年9月至2014年12月,蔡与陈钦雄的账户之间还有22笔交易;其中,蔡向陈钦雄账户汇款3274.8638 4元;从陈钦雄账户、陈账户向蔡账户汇款2534.1500元,两者相差740.7138.4元。

  此外,法院查明仙与林的合作款为470万元。但根据陈松荣提供的资料,除了这470万元外,根据潮南区公安分局刑侦二大队调取的陈钦雄、陈、朱某山的银行对账单显示,2014年6月至2014年12月,林与陈钦雄、陈、朱某山有49笔交易。其中仙、林向陈钦雄、陈、朱爱山账户汇款3570.7000元,陈钦雄、陈向仙、林账户汇款2335.1417元,差额1235.5583元。

  此外,2014年6月10日后,陈钦雄、陈向仙、林账户汇款1,780.9487元。2014年10月23日后,仙、林的账户继续汇出480万元,但这480万元并未作为“诈骗金额”收取。

  陈松荣说:“这么复杂的资金往来,法院是根据什么认定诈骗他们的资金分别是800万元、750万元、470万元的?难道只是各方之言?”

  根据陈松荣提供的资料,在过去的几年里,他的长子陈钦雄与各种借款人交换了数亿美元。仅2014年6-12月,流动资金就达1.7亿余元。

  为什么陈会卷入此案?

  陈松荣说:“这个案子本来就是借款纠纷。之所以发生,是因为2014年底,他大儿子资金链断裂,一个人欠了他大儿子2000多万。为了追回债务,债权人试图通过刑事手段介入经济纠纷。因其三子年幼无知,且潮汕有三代不离家的传统,故将部分款项支付至其三子户名的卡上,故向其追讨,导致案发。”

  据了解,2015年2月18日,陈驾驶百万豪车回家祭祖。期间被大哥的债主陈某贤看中;随后,陈某贤立即通知其大哥的债主陈某等人,并纠集部分社会力量向其追讨。因为欠钱的是他大哥陈,自然不会同意,于是双方吵了起来。陈自己报警后,涉事双方被带到陈店镇派出所。民警了解情况后,认为双方是经济纠纷,建议双方向人民法院起诉。但县、市等人不甘心,逼着陈写了一张“自愿”留在派出所的条子,派出所腾出一间房子让他们“照看”。随后,他们成立了微信“维权群”,制作了统一的告白模板。

  根据陈松荣对林某情况的说明,“案发时,叫林某成立微信群,在微信群里发草稿,指导大家按照草稿模板录口供,林某未参与。微信群里有二三十人,包括、蔡、仙、林等人。大家商量以湖西村改造为借口,给陈统一口供人为制造造假。目的是在立案成功后,能赚点钱回来。”

  据新证人肖某某介绍,他于2015年2月接到老乡林某某的电话,告知其有人联名指控陈钦雄诈骗,要求其参与,希望能追回部分借款。因肖某某与该领导并不认识,且与陈钦雄的借款为正常借款,不存在欺骗行为,故未参与。后来又打了两次电话劝他起诉,都被他拒绝了。

  本案中最令人费解的是,诈骗犯陈并不认识所有的债权人,他们也没有任何联系方式或任何通信记录。其次,陈自被拘留以来从未承认有罪。本案律师认为,“在群众举报的此类案件中,受害人往往夸大、篡改事实,以达到敛财、泄愤的目的,容易相互影响,相互指证。所以要以假乱真,以假乱真。”

  二审后,汕头中院认定“全案各被害人陈述大体一致”,要求潮南区人民法院对被害人陈述进行核实。但潮南区公安分局的查证方式是让所有被害人重新录笔录,所有被害人重新指认具有相同或相近含义的陈,让原本因为程序违法被排除的非法证据重新作为定罪依据。

  还有本案中的“受害者”。他们声称被骗的资金就像2013年在深圳注册的投资担保公司的比例一样。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巧合吗?

  法律正义来源于程序正义,任何违反程序的正义都是不正义的。欠债还钱是理所当然的,但是民间借贷纠纷绝对不能变成刑事诈骗案件!

  现在陈已经在监狱里呆了七年。他进去的时候才28岁,人生最美好的岁月就在这里毁了。人生能有几个13年?希望广东省有关部门以人为本,高度重视,重新审视,不要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要放过一个坏人,让每一个人都能在司法中感受到公平正义。以上相关内容,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。如果大家还有其他法律问题,欢迎咨询衢州刑事律师,衢州刑事律师会为大家进行专业的解答。


整理:衢州律师丨律法解说

返回顶部

咨询电话 13511407605
联系邮箱 3206309536@qq.com
联系我们联系律师
微信律师微信
cache
Processed in 0.005427 Second.